企业文化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大连一块贞节牌坊历经170年风雨屹立不倒(图)

发表时间: 2021-10-13

  国际工程科技战略高端论坛聚焦高铁安全。提到贞节牌坊,您也许在小说或者电视剧中看过;我们大连也有一块贞节牌坊,建于清道光二十一年,经历170多年风雨屹立不倒,仍较完整地保存在瓦房店许屯镇老爷庙村;而且村中至今还有牌坊建造者——刘振兴的后人。近现代以来,人们对贞节牌坊的评价褒贬不一,但无论怎样,这块牌坊都是一部刘氏家族的变迁史,更是历史留给我们的记忆。

  出了许屯镇,继续沿着龙李线向东南方向行进,在龙门汤附近并入熊万线(熊岳城—万家岭),走到老爷庙村就能看到公路东侧有一座花岗岩石制成的牌坊,它就是张氏节孝牌坊。

  整座牌坊高5米,宽4.8米,正面横额和四根柱子上均有阴刻文字。柱子上所刻对联,都是建牌坊时的乡绅名流所题写。中间两根柱子横额的上方刻着“圣旨”二字,横额左右分别刻有“松筠”、“竹节”二字,中央除了写着“旌表刘琯之妻张氏节孝”几个大字,还刻有100多个小字,向世人讲述着它的由来。

  清代,村中村民刘琯早逝,只剩下妻子张氏带着儿子刘振兴艰难生活,张氏年轻守寡,侍养公婆,教育孤儿,博得赞誉,儿子成才,奏请建坊。牌坊的表面虽已风化,但难掩其雕工精美,选料考究。记者从瓦房店博物馆了解到,张氏节孝牌坊建于道光二十一年,是辽南仅存的一座贞节牌坊。

  张氏节孝牌坊,可谓老爷庙村的标志,牌坊附近的一个小屯还以它命名,叫牌坊店屯。如今牌坊店屯虽已更名,但在牌坊附近,仍居住着不少牌坊建造者——刘振兴的后人。

  今年76岁的刘文博老人,是刘振兴的第六代后人,他的家距离牌坊只有100多米远。“我就是在牌坊底下玩到大的!”刘文博对这座牌坊有着特殊的感情。从老人口中,记者获知了更多关于这座牌坊的故事。

  刘振兴的父亲刘琯本是一位普通农民。在他成年后,娶了妻子张氏,婚后不久张氏怀有身孕,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但有一天,刘琯驾马车出门时发生意外,所驾大黑马突然受惊,刘琯被马车夹死在大门洞里。刘琯惨死时,妻子张氏只有20岁,年轻守寡的她诞下遗腹子刘振兴,不但尽心尽力侍奉公公婆婆,还不忘教育儿子。刘振兴长大后考取了功名,升任类似于现在省交通厅厅长的官职。为牢记守寡母亲的养育之恩、教育后人,刘振兴奏请道光皇帝下旨,建造了这座贞节牌坊。

  张氏节孝牌坊的建造过程并不容易。建造牌坊的石材十分沉重,工人要先在石材上雕刻花纹、文字。然后在建造地点垒积土堆,工人抬着石材走上土堆,一块块地拼接成了这块牌坊。刘文博说,刘振兴在建牌坊的同时,还在牌坊西侧建了三道院的起脊瓦房供母亲居住。“据说当时建房的木材和石料都很贵重,特地从天津拉回来的!”从材料的昂贵程度可见刘氏家族当时的辉煌。令人惋惜的是,这套房子后来成了刘振兴两个儿子的赌本,在一夜之间输给了盖县(今盖州)一位姓焦的举人。随后,焦举人将房子化整为零,拆下贵重材料搬到盖县自己建大宅,只留下了这座御赐的牌坊。

  之后,刘氏家族新老更替数代,张氏节孝牌坊则一直矗立在那里。“以前这座牌坊更漂亮,那两边曾挂着铃铛,中间还有一口大钟!可惜后来都被侵略者拿走了!”刘文博老人一边细细抚摸牌坊,一边回忆着往事,“‘文革’期间,还有人要砸倒它。要不是当时的镇领导力保,这牌坊就没了!”据介绍,当时的许屯镇有一位姓潘的党委书记,他以前曾在瓦房店主管过文化,深知张氏节孝牌坊的历史价值。当有人拿着锤子要拆牌坊时,潘书记拦在牌坊前说,“这是古迹,是文物,不能拆!”就这样牌坊才得以保全。

  刘文博说,刘氏族人很重视这块牌坊,每逢年节,都有刘氏族人在牌坊前拜祭。后来,刘氏族人纷纷搬离了这里。在刘文博这一代,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这里,守护牌坊的责任自然落在了他的肩上。逢年过节时,刘文博就到牌坊附近锄杂草,擦洗牌坊;如今老人年岁大了,他还不忘吩咐儿女继续完成这项工作。

  平日里,还经常有游客和考古人士来牌坊这里考察,每次遇到这些人,刘文博都会一遍遍地给他们讲述牌坊和刘氏家族的故事。采访临结束时,老人还为牌坊的安全牵肠挂肚,他说,现在牌坊地处低洼,每次下雨都被泡,长此下去,基础就会松动;还有牌坊紧靠路边,一旦司机操作失误,一次交通事故就会造成这座文物的损毁与消亡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

友情链接:

海平面海平面